我们的项目

实现BDRC的使命

BDRC致力于濒危佛教写本的数字化,使其长久保存,并开发数字化工具来支持相关使用和研究。

保存与使用

BDRC当前的项目着力于保存藏语文献的遗产和东南亚的写本传统,并开发相关的技术来支持数字化存档和学术研究。

 BDRC这些保存和开放访问的项目贯彻着机构的中心目标:帮助在本土重建佛教文化遗产,大规模提高佛教文献使用的便利性,并推进对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佛教文献的研究和使用。

保存 使用
技术 BDRC使用先进的存档技术来保证文献的长期保存。 BDRC的诸技术项目通过工具创新来推进文献的易用性。
学术 BDRC在其学术团队的指导下选取亟需保存的文献。 BDRC为文献建立详尽的元数据,以促进文献的易用性。
保存
技术 BDRC使用先进的存档技术来保证文献的长期保存。
学术 BDRC在其学术团队的指导下选取亟需保存的文献。
使用
技术 BDRC的诸技术项目通过工具创新来推进文献的易用性。
学术 BDRC为文献建立详尽的元数据,来促进文献的易用性。

支持藏语社群

BDRC长期以来的工作是对中国和印度的濒危写本和木刻本以及中国的现代藏语出版物进行数字化。这些现代出版物一般印数较少、上市时间较短。BDRC的藏语项目旨在将这批重要的资料数字化保存。BDRC的藏语项目自豪地承继着中心创始人金·史密斯的传统,致力于向最广泛的全体最大限度地开放藏语文献的使用。


《木雅·蒋央扎巴文集》中的一页。
作者是一位14世纪康区木雅学者。
这是该文集的唯一存世版本(BDRC作品号:W2PD20096)。

支持藏语社群

《Mkhas pa’i tshul la ‘jug pa’i sgo》
(BDRC 作品号: W8LS19999)
在新的BUDA阅读工具中的呈现方式。

BDRC长期以来的工作是对中国和印度的濒危写本和木刻本以及中国的现代藏语出版物进行数字化。

这些现代出版物一般印数较少、上市时间较短。BDRC的藏语项目旨在将这批重要的资料数字化保存。BDRC的藏语项目自豪地承继着中心创始人金·史密斯的传统,致力于向最广泛的全体最大限度地开放藏语文献的使用……

保护佛教的文字遗产

保护东南亚佛教文化宝库

东南亚地区的佛教文献处于濒危状态,相关保存工作缺少资助,开展范围有限。许多东南亚的藏品面临着持续威胁,写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逝。贝叶经,作为该地区佛教写本的最主要类别,首当其冲地受到当地潮湿气候的损害。而不当的贮藏方式把这些无价的写本进一步推向岌岌可危的境地。

同时,盗窃、忽视、火灾、虫灾等其他威胁也在破坏着东南亚地区的文献遗产。BDRC的文献保存项目致力于拯救这些文化宝藏,以免它们永远消逝。

贝叶数字化计划

目前,BDRC运行着两项主要的东南亚文献保存项目。其中,基于泰国一处档案所开展的“贝叶数字化计划”(The Fragile Palm Leaves Digitization Initiative),是中心运行时间最长的东南亚项目。它由著名学者彼得·史基林(Peter Skilling)收集而成,共包含10896件缅甸风格的贝叶经写本,以及大约5000件其他样式和语言的写本。

BDRC正在对整个档案进行数字化。贝叶数字化计划得到了钦哲基金会(Khyentse Foundation)的慷慨资助。

保护东南亚佛教文化宝库

东南亚地区的佛教文献处于濒危状态,相关保存工作缺少资助,开展范围有限。许多东南亚的藏品面临着持续威胁,写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逝。贝叶经这一该地区佛教写本最主要的类别,首当其冲地受到当地潮湿气候的损害。而不当的贮藏方式将这些无价的写本进一步推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同时,盗窃、疏忽、火灾、虫灾等其他威胁也在破坏着东南亚地区的文学遗产。BDRC的文献保存项目致力于拯救这些文化宝藏,以免其永远消逝。

目前,BDRC运行着两项主要的东南亚文献保存项目。其中,基于泰国一处档案所开展的“贝叶数字化计划”(The Fragile Palm Leaves Digitization Initiative),是中心运行时间最长的东南亚项目。它由著名学者彼得·史基林(Peter Skilling)收集而成,共包含10896件缅甸风格的贝叶经写本,以及大约5000件其他样式和语言的写本。

BDRC正在对整个档案进行数字化。贝叶数字化计划得到了钦哲基金会(Khyentse Foundation)的慷慨资助。


在树皮浆纸张上绘制的
19世纪晚期高棉写本,
使用风琴装(莱波雷洛式装订)制作。
巴利语音节分别连接着
禅定修行中的人体的各部分。

高棉写本遗产项目

BDRC在东南亚地区的运行的另一个主要的保存计划,是“高棉写本遗产项目”(Khmer Manuscript Heritage Project)。BDRC正在法国远东学院(L’E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 )和Digital Divide Data的协助下,对数以千计的高棉写本进行数字化并开放使用。

柬埔寨的写本遗产是了解高棉文化知识、佛教研究和艺术成就的无价宝库。过去几个世纪以来,柬埔寨传统写本保存、传播着高棉的文学、历史、科学、宗教、医药等领域的知识。让人惋惜的是,全国95%至98%的传统写本毁于1970和1980年代的社会动荡。

我们在东南亚的另一个主要计划


高棉写本

BDRC在东南亚地区的运行的另一个主要的保存计划,是“高棉写本遗产项目”(Khmer Manuscript Heritage Project)。BDRC正在法国远东学院(L’E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 )和Digital Divide Data的协助下,对数以千计的高棉写本进行数字化并开放使用。

柬埔寨的写本遗产是了解高棉文化知识、佛教研究和艺术成就的无价宝库。过去几个世纪以来,柬埔寨传统写本保存、传播着高棉的文学、历史、科学、宗教、医药等领域的知识。让人惋惜的是,全国95%至98%的传统写本毁于1970和1980年代的社会动荡。

数字化工具,网络,与学术

数字人文学者和研究者的创新资源

BDRC通过开发数字工具和档案技术来推进佛教文献的相关研究和使用。

BDRC开发了一个稳固的底层结构来存档佛教文献,并推行了关联式开放数据结构以深化BDRC资源的易用性。

BDRC通过这项技术,已经着手把数字项目与和佛教社群的相关资源进行整合,并促进建立一个佛教数字档案和工具的全球网络。

BDRC通过它在GitHub的存储库来开放其公开资源的访问权限,并鼓励用户自由地分享和使用它的软件。

它还定期出版藏文教育课程,以支持文本分析和支持藏语社区对大量藏文语料库的研究工作。


这是BDRC收藏的一部电子档在BUDA平台
的新的阅读工具中的所呈现的样子。

数字人文学者和研究者的创新资源

BDRC通过开发数字工具和档案技术来推进佛教文献的相关研究和使用。BDRC开发了一个稳固的底层结构来存档佛教文献,并推行了关联式开放数据结构以深化BDRC资源的易用性。


这是BDRC收藏的一部电子档在BUDA平台
的新的阅读工具中的所呈现的样子。

BDRC通过这项技术,已经着手把数字项目与和佛教社群的相关资源进行整合,并促进建立一个佛教数字档案和工具的全球网络。
BDRC通过它在GitHub的存储库来开放其公开资源的访问权限,并鼓励用户自由地分享和使用它的软件。

它还定期出版藏文教育课程,以支持文本分析和支持藏语社区对大量藏文语料库的研究工作。